企业信用查询市场再起波澜
来源:每日商报 发表于2019-08-09 15:11:49 编辑:王治强 HF013
摘要: 天眼查、企查查广告画面对比 (数据来源:TalkingData月活数据) (数据来源:QuestMobile月活数据) “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在地铁站、电梯间甚至是

天眼查、企查查广告画面对比

(数据来源:TalkingData月活数据)

(数据来源:QuestMobile月活数据)

“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在地铁站、电梯间甚至是电视荧幕上,这句广告语曾经随处可见。但就是这短短的九个字,却掀起了一场风波。

近日,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网上,一条关于天眼查起诉企查查不正当竞争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该诉状中提到,因认为企查查在产品宣传中采用与天眼查整体相似的广告装潢设计及相同的广告语“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造成消费者的误认与混淆,“天眼查”运营商将“企查查”运营商诉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20.45万元。根据该诉状内容显示,这句广告语的首创者正是天眼查。

企业信用查询市场在经历了前期的发展和中期的混战后,资源和市场正在快速向头部企业聚集,历经数年的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江湖的激战,最后脱颖而出的便是如今对簿公堂的天眼查和企查查。目前在APPStore商务榜中,天眼查排名第5,企查查排名第6。此外,前10名中还有一个企业信息查询APP启信宝,排在第8。

实际上在这起诉讼的背后,不仅是这两家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之间的激烈争霸,也关乎企业工商信息查询这门生意今后的格局。

从开始的40多家到如今头部企业聚集企业信用查询市场迎来炙热时代

在当下,求职者们想了解面试的公司是否靠谱;企业想了解合作伙伴的信息;投资者想了解企业的过往信用信息,一个最简单快速的方法就是上企业信息平台查询。

在国内,这个市场始于2014年,这一年的3月企查查在苏州成立,在当时这家由“2018浙商年度创新人物”陈德强创立的企业号称“国内第一家商业查询平台”。同年5月,另一家企业信息平台启信宝也在苏州成立。时隔5个月后,作为国家青年“千人计划”专家和微软研究院总部研究经理、搜狗科技首席科学家等的柳超在北京创立天眼查。至此,“企业征信元年”正式开启,商查界各就其位。

事实上企业信息查询市场正好遇上了国内用户需求猛增期,海量资源纷纷涌入,众多企业前仆后继,直到2016年初,国内已有四十多家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平台。

有业内人士回忆称,虽然市场发展蓬勃,但这三家一直占据龙头地位。“后来行业发展至‘三足鼎立’,再之后启信宝逐渐式微。如今还能有实力继续冲击市场第一的仅剩两大头部企业——企查查和天眼查。”

企查查和天眼查这两家头部企业的竞争从未停止过,而市场局势也在2017年发生了改变。

行业竞争加剧

一家独大或将到来

在业内人士看来,2017年5月之前,企查查的用户活跃数是三家之首,但从2017年5月开始,天眼查逐渐实现了赶超,而这些变化被不少第三方数据平台记录了下来。

据TalkingData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以前,企查查的人均单次使用时长稳居第一,4月份,企查查是8.34分钟,天眼查是5.8分钟,启信宝是2.4分钟,而到了6月份,天眼查开始赶超企查查;QuestMobile显示,企查查的人均单次使用时长依旧比天眼查高,6月份,企查查是6.8分钟,天眼查是5分钟,启信宝是3.7分钟。

而在最为关键的月活和日活上,天眼查则遥遥领先。据TalkingData数据显示,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跃用户量为990万,而企查查为141万,相差6.38倍,启信宝181万,相差5.46倍;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跃用户为985万,企查查有103万,相差9.55倍;启信宝156万,相差6.32倍。日活数据方面也显示同样趋势,据TalkingData数据显示,天眼查是142.81万,企查查是24.93万,启信宝是18.67万;另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6月的日活,天眼查是企查查的8.04倍,是启信宝的4.35倍。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这一重要变化的背后的原因不仅与用户体验有关,还与企业的定位不同有关。2017年天眼查已宣布将商业定位由“商业调查工具”升级为“商业安全工具”,并尝试以合作的方式“赋能”相关领域,2018年3月推出了天眼查Inside服务,据2019年5月天眼查披露的数据显示,已经与超过2700家大中型企业达成战略合作,深度嵌入到客户的业务流程中。

同质化程度高且存在安全风险

企业信息查询是不是门好生意

昨天记者使用了天眼查、企查查和启信宝三个App,发现在功能上三家平台的同质化程度较高。以企业信息为例,三家平台大多由基本信息、经营信息、关联关系、风险信息、企业发展信息、知识产权信息和历史信息等几部分组成。以天眼查为例,该平台的数据采集来源包括了中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等2000多个数据源网站的公开信息,在此基础上进行数据清洗、聚合和加工,最后进行可视化的信息呈现。

然而即便只是信息的搬运工,但信息查询的安全风险却依然存在。就在7月初,成立近两年的杭州互联网法院颁发了其首个“诉前行为保全”,起因是蚂蚁金服诉企查查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

5月5日,企查查向订阅用户推送了蚂蚁金服旗下互联网小贷公司——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开始清算的消息。同时,将该信息的风险级别列为“警示信息”。

而蚂蚁金服则称:上述清算信息实则为2015年的历史信息,2016年初,蚂蚁金服已向工商部门提交终止清算,继续正常经营。企查查刊出错误信息,直接误导外界认为运营花呗产品的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进入清算程序。“由于支付宝和花呗的用户多达数亿,恐慌情绪迅速在市场和用户之间蔓延。”

天眼查和企查查们的出现,迎合了大数据时代的用户需求,也搭上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

据36氪报道,天眼查从2017年4月开始商业化,当年5月便实现月盈亏平衡。最新资料显示其收录了1.8亿社会实体信息,累计企业客户达到6.48万家。

企查查的最新公开数据也停留在2017年底。该数据显示,企查查汇集了超过8000个行业的1.5亿条企业数据(含已注销、吊销),日访问量3000多万次。

不过,在今年的新融资情况上,企查查和启信宝要稍微落后于天眼查:企查查成立以来共获得六轮融资,最近一次融资在2018年8月,投资方为鹏元征信;启信宝只在2015年获得过一笔3000万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未知。但是整个行业呈现股东“多而乱”的特点,大资本尚未接入,且对何时进入征信行业的问题仍持静默观察态度。

虽然前路漫漫,但据《经济观察报》报道,美国企业征信规模占GDP的平均比重约为0.0088%,而我国的这一数字仅为0.0039%,说明征信市场规模仍存较大提升空间。而争夺“商查界第一”的战火,恐怕还要继续烧下去。

市场波澜企业信用
投稿邮箱:desdev@vip.qq.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