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校天价宿舍背后:一年从1200涨到3万 学生
来源:[db:来源] 发表于2019-08-28 06:39:23 编辑:[db:作者]
摘要: 近日,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以下简称“东秦”)的天价住宿费火了。 据东秦学生爆料,在2019年新生入学前夕,东秦提供学生住宿的鹏远公寓,双人间开出

  近日,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以下简称“东秦”)的天价住宿费火了。

  据东秦学生爆料,在2019年新生入学前夕,东秦提供学生住宿的鹏远公寓,双人间开出16640元/学期的天价,其中服务费就超过了14000元。查看58同城发现,同样的价格已经足够在学校周边租到超100㎡的三室一厅。

  作为全国985、211和双一流入选高校的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学生一学年的学费也不过才四五千,住宿费一年却要三万!网友忍不住惊呼:这是艾利斯顿商学院啊!

  根据河北省物价局印发的相关规定,非财政资金新建的学生公寓,最高收费标准不得超过1200元/年。值得注意的是,在鹏远公寓的相关定价中,超过住宿费标准的部分被定义为了增值服务费,包括提供入室保洁、配套风味餐厅等。但据学生反映,这些条款的描述显然是经过了公司的美化,实际住宿条件远不如鹏远描述的高端。

  此外,鹏远公寓在经营上也是疑点重重,一是鹏远宿舍费收取标准缺少政府批文公示,二是收费后公司不予开设发票,三是老生住宿费金额只能现金收取。此前,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曾联合物价局对其进行起诉,最终以败诉收场。

   公司为收住宿费强行“断电”、扫楼,威胁学生不给毕业证

  天价公寓背后的公司为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远”),法定代表人为朱立秋。据悉,朱立秋为现任河北省政协常委、秦皇岛市政协常委、河北鹏远企业集团董事长,此前还担任过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2018年至今,其名下的鹏远公司曾多次因公寓收费问题与东秦学生发生冲突。

  事件起因发生在2018年9月,鹏远公寓突然涨价,六人间由原先的1200元/学年涨至1500元/学年,四人间也由2400元/学年涨至3000元/学年。除外,一二三人间均经历了不同程度的涨价。

  然而高额收费背后,鹏远的住宿条件和服务质量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有学生反映宿舍设备老旧,热水器十几年未更换,还曾发生过半夜爆炸的惨剧。

  更令学生气愤的是,宿舍费之外还有高额的生活开支。据东秦学生爆料,鹏远公寓强制学生充洗澡卡和洗衣卡,洗衣卡洗一次6元,还要自己提供洗衣液;洗澡地为开放式澡堂,洗一次8元。

  据东秦学生描述,鹏远宣布涨价后,部分学生拒绝缴纳高出的宿舍费,鹏远便派保安挨个宿舍敲门收取,期间多采用“吼”的方式催费,甚至威胁不交费就赶人、不交钱毕不了业等。

  2018年11月底,鹏远对未交费的一二三六人间强行停电,其中还包括宿舍成员部分缴费的宿舍。停电两天后,校方出面给停电的宿舍每人发了一个免费的充电台灯。2019年1月4日,鹏远开始对部分四人间断电,后经校方交涉,终于在次日凌晨恢复了电力。

  有学生因受到断电和保安上门恐吓,在校内支起了帐篷。

  据东秦学生介绍,此后,鹏远还采取过挂催缴通知的方式迫使学生缴费,未缴齐宿舍费的学生名字打印出来贴在宿舍楼下。《财经天下》周刊获得一份学生发来的催款通知显示,鹏远公司对欠费学生“依法追究民事责任,交由人民法院纳入失信人员黑名单,接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制裁”。

  此外,还有学生表示收到过鹏远发来的律师函,然而当学生按照律师函上附的律所号码拨过去,发现对方并非律所,在微信上搜索此号码,出来的是一个名叫“大食堂”的送餐号。

  天眼查信息显示,今年6月,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因学生拒绝缴纳宿舍费为由,起诉了4名东秦的学生。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其中两名学生不堪压力缴齐了宿舍费,另外两名则进行了反诉,但最终均以以鹏远撤诉收尾。

  鹏远起诉东秦学生的起诉状

  鹏远与东秦的纠葛最早要追溯到2002年的一纸合同书。

  据东秦校友回忆,建校之初,学校因为没钱建楼,因此委托鹏远来建。协议中,鹏远计划建成能容纳5000人的住宿区,东秦向鹏远承诺保证鹏远公寓每年百分百的入住率,如未达到,将按1500元/人一年进行赔偿。《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这份关于校方与鹏远合作的协议上并未标明相关期限。

   新生宿舍费超出规定价格12倍

  关于鹏远公寓有两点疑问待解答。

  首先是公寓收费问题。鹏远公寓2019级新生双人间收费标准为16640元/人一学期。根据河北省物价局相关规定,非财政资金新建的学生公寓,按照宿舍室内生均使用面积、内部设施条件等划分为三个等级,最高收费不超过1200元。

  鹏远公寓将超出部分收费定义为增值服务费。关于增值服务费的内容,鹏远方面解释为超出国家标准的使用面积、高档装修、宽带网线、入室保洁、配有风味餐厅等。但据学生反映这些条款显然是经过了公司的美化,实际住宿条件远远达不到承诺的标准。

  “宽带是我们自己交的钱,独立卫生间6人间没有热水器,寝室内一天到晚的发霉。阿姨来了也只是胡乱抹一下地,她们工资很低,拖把之类的卫生工具还要阿姨自己出钱。”一位在校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鹏远公寓增值服务协议书关于增值服务内容说明

  此前,作为人大代表的朱立秋曾建言要实现后勤服务价格市场化和上调学生公寓收费标准,该提议遭到否决。河北省发改委在答复朱立秋提议时明确表示:

  1997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释义》将教育收费列为涉及公众利益的重要的公益性服务收费,不宜以利润最大化为经营主体的行为目标。学生公寓住宿费标准总体上继续保持稳定,控制在每生每学年1200元以内的政策没有变,各地应认真遵照执行。

  二是关于鹏远住宿费票据的问题。多名东秦学生反映,鹏远在收取住宿费过程中,拒绝开出发票,且拒绝学生公寓协议书留存的要求,有偷税漏税之嫌。

  根据河北省物价局的相关规定,收费前必须按管理权限到物价部门办理《收费许可证》,亮证收费,并向学生开具合法的票据。且收费标准应提前公示,严格按照《教育收费公示制度》规定,长期在收费场所的醒目位置将学生公寓的等级、收费标准、批准文号等内容进行公示。

  6月25日,鹏远挂出收费标准公示牌,右下角标注有“秦皇岛市价格监督检查局监制”的字样。然而当学生就此向价监局求证后却发现,鹏远的定价并没有经过价监局审批。随后不久,该公示牌右下角的“价监局监制”便被用白纸遮住。

  《财经天下》周刊试图就上述两点疑问与鹏远公司联系,截至发稿,电话尚未接通。

  8月27日早间,AI财经社致电当地价监部门,截至发稿,电话未能接通。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责任编辑:DF513)

天价河北高校涨到宿舍
投稿邮箱:desdev@vip.qq.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