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郭树清敲打的不法分子是谁?为什么?

  • 2018-01-19 12:00
  • /阅读量:661
  • /评论

  1月17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接受《人民日报》采访,大家最关注的是下面一段文字。


  记者问:党的十九大对深化改革作出了重大部署,也提出更高要求,下一步银行业改革方向是什么?


  郭树清的回答里面有这么一段,我把这段裁成了三段:


  通过这些年的改革开放,我国银行业的股本结构多元化已基本实现,国有银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达到较高水平。五大商业银行全部实现整体上市,各类股东遍布海内外。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的股权结构中民营资本占比分别达到43%、55%、86%。


  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规范的股东管理和公司治理没有同步跟上。既存在股东不作为、不到位,从而导致“内部人”控制问题;也发生了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的问题。


  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2018年年初,银监会主席,人民日报,这些关键词组合在一起,这,绝不仅仅代表郭树清的个人意见,也绝不仅仅是普通的口头警告。


  看懂郭树清敲打的是谁,为什么在此时敲打,对中国金融业的发展方向,就不会偏到月亮上去。


  第一个敲打的是:把银行当作自己提款机的民资。


  早在2017年3月2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矛头直指民营银行。


  在国新办当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郭树清指出,民营资本进入金融市场是非常好的,但不能办成民营资本少数人,或者少数资本控制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进行关连交易,要特别防范这种现象。


  关联贷款、贷款集中度高的民资入股的银行,要特别注意了,班主任已经点名了。


  1月11日,《北京商报》报道,2017年12月来,安徽萧县农商行、乌海市海勃湾黄河村镇银行、凉城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多家小银行因单一集团客户授信集中度超标收到监管罚单。


  根据银监会乌海银监分局在2017年12月19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乌海市海勃湾黄河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为王富彬,该行存在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超比例的违法违规事实。乌海银监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七十五条第三项,对该行做出罚款20万元的行政处罚。


  除了一些村镇银行、农商行,成都银行、江阴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等银行虽已上市,但也因贷款集中度问题受到市场质疑。


  比如,成都银行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占贷款总额比重最大,为15.23%;房地产业占比为11.07%;制造业为9.23%。成都银行向最大10家单一客户发放的贷款总额为87.21亿元人民币,占全部贷款的6.39%,占资本净额的30.98%。


  第二个敲打的是:信贷领域搞腐败的银行。


  2018年1月13日,有个金融腐败头一次被列出来。


  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发布公报,金融信贷作为“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的四大问题之一,被首次列举出来。


  不知道有多少银行业的人在瑟瑟发抖。


  信贷腐败,也包括影子银行利益输送,让上面控制不住金融杠杆。在当下这个时候,如果还用表外加杠杆,那是不想活了。


  委托贷款与信托贷款、银行承兑汇票,被监管及市场视作三大重要表外业务。据央行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末,委托贷款存量规模为13.88万亿元,在171.23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中占比8.11%。除百万亿元人民币贷款外,委托贷款规模仅次于18.21万亿元的企业债券,是社会融资途径中的第三大来源。


  股东也好,嵌套也好,都要穿透式检查,还要终身追责。银行的高管,要利润还是要命?


  第三个敲打的是:“某某系”的金融巨鳄。


  郭树清有一句话要特别重视。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庞大的金融集团,国内有不少,中农中建交、中石油、华融等国有金控平台另当别论,主要看看民资控股的金控平台、金融巨鳄,明天系、泛海系、复星系、万向系等等,大概有20几家。从保险、银行,到信托、股权,资金在内部形成了完整的闭环。


  这其中有哪家虚假出资,循环注资?看看2016、2017年的新闻就可以知道。还有哪家故意扰乱股票、外汇市场,查一查2015年到现在的股市惩罚录,不就行了?


  就说说MT系吧。


  2017年,路透社援引两处消息源称,“MT系”被迫削减庞大的资产,其中就包括30多家中国国内金融机构的股权。


  金融巨鳄难题太大,现在敲打,这是提醒,说明金融反腐已经到了最艰难的阶段。


  金融去杠杆,金融建立新秩序,谁敢让房地产、地方政府加杠杆,谁敢用名义创新的手段搞金融腐败,就找谁算帐。